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山的博客

 
 
 

日志

 
 

我所认识的法 2001  

2007-06-07 09:56:36|  分类: 哲学和法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学生的学习范围内,教科书中表述的许多基本概念就其正确性来说是不容置疑的,而对于研究者来说,问题远未解决。著名学者赵鑫珊在《从事物的定义看哲学》一文中说,学者们“通常是回避追问‘什是物理学’这种问题的,如果硬要给出一个回答,那就是‘物理学家所做的事情便是物理学’”。接着又说,“最深邃的科学思维,最深沉的哲学和最扣人心弦的文艺作品统统都挤在朦胧的境界上,这是三者的公共王国,极玄之域”。(见赵鑫珊《哲学与当代世界》P11,人民出版社1986年12月版)

历史上许多唯心论者和形而上学论者往往在哲学上都有着独特的贡献,构成了人类认识史上的重要的一个个环节。中国的老子和德国的黑格尔是唯心的,但是充满着辩证法;孔子和苏格拉底也是唯心的,但是很有积极的伦理学意义;费尔巴哈的形而上学(与辩证法相对)体系中充满着唯物论。这些历史现象说明,事物是发展的,人的阶段性认识只能无限地接近真理而不能穷尽真理;事物是多层次和多侧面的立体,人们的认识往往只带有片面的真理。尽管其“面”有大有小。

这种现象在法学认识领域中亦然。对于法的认识应该从多元化的角度出发。

首先,法和法律不同。后者具体而前者抽象。法在法学研究中特别具有哲学抽象意味,因为抽象,可以演绎出许许多多的属性。论者角度不同,感受不一,背景相异,对于什么是法,古往今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日常生活理解和感受中,可有多样化的理解:

  • 法在可以书面查阅,有条有款有项,有法的尺度可依。因此,法是条文。
  • 人们必须守法,否则将受到法的制裁,因此,法是强制力。
  • 通过学法而感受到法,形成法律意识。因此,法是主观性的意识形态。
  • 有了法律法规,于是人们循规蹈矩,一切井然。因此,法又是秩序。
  • 有了法律法规,人们可以寻求司法机关的保护。因此,法也是安全。
  • 法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因此,法意味文化。
  • 法的发展,源远流长。这里,法又成为历史。
  • 古往今来,法多有不同,一地一时的违法,时过境迁则合法,法是捉摸不定的。

      ......

  以上的论述对吗?没有错。但是仅仅停留在平民百姓的感性认识水平上,没有思辩性。     

  我们再看看法学史上的先哲们对于法有什么精到的论述。

  手头有孙国华教授主编的1994年8月版《法理学教程》(以下简称《孙本》),其中第五编为“西方法理学评述”。现择其代表学说,试以再评说,以说明本人对于法的认识。

一、  古典自然法学。(见《孙本》P544)其最根本的特征是它的理性主义。在此特性下,主张法的合理、正义和自然状态。这一派别的优点在于看到了法应该具有适合社会实际,促进社会进步的功能,不能违背人类理性。于是,落后的、反动的法律应该在摒弃之列。但是,这也带来了问题:一味追求法的理性,就会破坏法的稳定性和权威性,使法的社会功能处于被削弱的状态。所以,古典自然法具有片面的真理。

二、 现代分析主义法理学。(见《孙本》P552)其要点:“只要法的逻辑(程序)把握,排斥法的价值判断,”著名的命题是“恶法也是法”。此学派强调了法的权威性,这是很为必要的。但同时,这一学派所推导出的“恶法也是法”之结论,为类似法西斯的反人类反社会的法提供了理论支持,起到了很坏的作用。

三、 社会学法理学。(见《孙本》P555)社会学法理学论者强调:“法律的核心问题不是立法,法律科学,而是社会本身”。要重视“活的法律”,因此,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就大了。社会学法理学在理论上与自然法学有许多相通之处,强调不断变化的社会并适应它,也同样会破坏法的稳定性和权威性。同样只具有片面的真理。

四、从苏联沿袭而来的并长久以来影响中国法理学界的“马克思主义法学观点”来看,则重于阶级统治说。即使1987年6月法律出版社版的《法学基础理论教程》,在其〈目录〉 的第一页中,也明确地排列着这样的观点。其实,按照文革以后的某些共运史研究成果,恩格斯以后的马克思主义,门派较多,有所谓大“三家”“小九家”之说,不能一概斥之为“修正主义”或“机会主义”。列宁主义只是众家马克思主义之中一家。在那个时代,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存在着严重的社会冲突和世界危机,列宁的国家学说和法律主张自有其时代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而斯大林时期的法学理论,则在列宁的理论基础上走向了极端,使法和法律成为阶级统治和阶级压迫的工具,则明显地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平心而论,在阶级社会中,特别是阶级对立严重的时候,法的统治职能或者说统治本质较为明显。但是,在阶级关系较为缓和的时候,如著名的贞观之治期间, “是岁(案:贞观四年)断死刑二十九人,几致刑措。东之于海,南之于岭,皆外户不闭,行旅不薺粮焉”。( 《旧唐书卷三 / 太宗本纪下》见中华书局1954年1月版《中国通史参考资料》第四册P 75,翦伯赞、郑天挺主编)滤去其中的溢美成分,也应该说是太平盛世。如此时期,法的统治职能应该弱化而管理职能应该较为突出。

再如今天的中国社会,连官方的理论都主张“敌对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已经不存在”,那么何阶级“统治”之有?在利益集团划分的今天,各社会利益集团在根本点上应该是一致的,但是在具体的利益关系上却是存在矛盾甚至冲突的。因此,法的基本作用应该是通过利益关系调节来实现社会管理。法在这种社会环境之下的作用,不应该用“统治阶级意志的实现”和“统治”来界定。

可见,法的性质由于是由社会存在决定的,因此,当社会存在发生变化的时候,法的作用甚至在质上都会发生变化。所谓董仲舒“天不变,道亦不变”的错误就错在前提的判断上。如果(事实上)“天”也是变的呢?

这里,我们又不得不涉及哲学观。当一个事物是甲,它就不是乙。迄今为止的任何学说,都难以对“法”作出周全的定义。如果这种定义是周全的话,那就是没有个性特色的理论,因而,其价值反而低。

清华大学法学院高其才教授在讲到法的特性使列举了以下各点:

1)国家或社会组织制定或认可的社会规范,体现了国家、社会意志对各类行为的评价

2)以权利和义务为基本内容

3)具有特定的逻辑结构

4)以程序性为重要标志的社会规范

5)以强制力为最后保障手段的社会规范

在此基础上,高教授对于“法”下了自己的定义。我认为:高教授关于法的特性的分析比他的定义更有意义。同时高教授并没有将自己的定义作为完美无缺的论断,而声明说:“这只是一个比较好的定义”。

我本人在高教授的讲课启发下,对于什么是“法”,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似乎可以将法分成三个层次,以适合人类社会不同历史时期关于法的实际情况。

C  阶级统治目的下的国家强制力规范

B  国家强制力规范

A  强制力规范

在A种情况下,不但适合阶级对立和冲突的历史时期,适合有阶级而无阶级冲突的历史时期,也适合阶级产生以前和阶级消灭以后的人类历史社会阶段。可以想象,在人类社会发展历史长河的阶级社会两头,光有道德规范还是不够的,强制力规范尽管使用范围可以很小,但在一定程度上仍旧需要。然而很显然,国家不存在,强制力当然不出于国家机构。

在B种情况下,只要有国家,法的强制力主要来源于国家。

而在C种情况下,仅仅在社会阶级对立,阶级斗争激烈,法的强制力主要是为了实行阶级统治。

有必要再作一点补充。A种情况下会产生一个新的理论问题:法的产生在阶级社会以前并延续到国家消亡后的无阶级社会。可以尝试收集一些社会历史资料和当今一些地区的局部社会横截面资料来证明它。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