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山的博客

 
 
 

日志

 
 

逛书店的收益  

2009-06-16 17:05:43|  分类: 杂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逛书店有无收益?当然有。有哪些?一般可罗列为发现好书,短暂翻阅,消磨时光等。然而我最深的体会是从中知道自己不足。

这也许要从36年前说起。

1972年底,我糊里糊涂地从上海市新成中学毕业,进了一家工厂做三班倒。工厂很大,有8,000多人。当时企业是生产单位和行政单位的合一,负有政教功能。厂大人多,上面就格外重视。厂区大门处于杨浦区的一条小路上。该小路在地图上找不到,好象叫腾越路。上班路老远,跨静安、黄浦、虹口、杨浦四个区。按照正常路线,我应该从静安公园门口坐20路电车到九江路外滩下,再走到福州路换28路电车到隆昌路站。

那时工厂还有许多文盲工人,真的是大字不识一箩。扫盲依然被作为与政教相联系的政治任务看待。扫盲毕竟需要教师。不知怎的,才进厂三个月,我就被指定为业余扫盲教师,当时好象统一被称作“小老师”。小老师的“待遇”仅仅是每周可以有一天到厂 “脱产”备课。一时间,不但文化差的众多“老师傅”认为我有学问,就是其他知识青年也真的认为我怎么了不得了。那个时代真悲哀:知识非常缺乏,还一度受到鄙视,即使个别有文化的老职工也装作没文化以寻求政治安全。惭愧!在我工作的环境中,实在是没有人可以比照。于是飘飘乎,荡荡乎,作为“小青年”的我,心里就不知天高地厚了起来,尽管表面尚不张扬。

大概从1972年起,中国政治天空上刮起了“批林(彪)批孔(丘)”的狂风,被及全国车间田头。语言,批林不存在障碍,材料,上面提供,也没有问题。但是批孔,必须涉及到其“徒子徒孙”。孟轲、朱熹、刘少奇、林彪当然是,文彦博、康有为、胡适也是。儒家靶子立定,还应该有他们的对立面,主要是法家,从少正卯算起,又是一长串。如此,非得涉及一些基本史料,并要从语言上弄懂。更大的问题是,参考资料极度缺乏。

福州路可以是我上班的顺路,东段的几家书店闻名遐迩。于是我调整了中班的上班线路。中班时间安排得很怪,12:30~20:30。只要赶上12:15的班前会即可。在三班倒的几年中,几乎每个6天期的中班,我上午9点就出门,跨上一只那时流行的帆布军包,坐20路至南京东路福建路下,由北向南步行到福州路。从那里向东依次有古籍书店、上海书店、外文书店、笔墨商店及地处河南路的大型新华书店。只要在11点半左右坐上28路,我在这条书店街上就可以逗留2小时左右。如果说现在的福州路是书的海洋,那时只能说是书的小溪。但就是这条小溪,终于让我这只“蛙”跳出了“井底”,环眼看到了另一个以书为载体的知识世界。

上海书店是店名,专门出售旧书,开架放置。福州路店是总店,面积大,书多。大概是年轻而不知疲倦,一路上基本是站着翻看书籍杂志,或者书名及其作者。初期的惊叹是:世界上竟然还有那么多的书,而我却不知道!几乎是一下子,心灵中的知识占有高地塌陷了,知识的贫乏洼地显露了,对比中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浅薄。强烈的求知欲也随同喷发了出来。我掬饮着这条溪流中的知识,如饥似渴。后来随着运动的深入,古籍书店还辟出一块地方,摆上桌椅,做起了图书馆的“堂阅”免费服务。《十批判书》、《青铜时代》、《史记选》等就是在那个时期陆续读完的。就凭着这些零碎文史知识构成的材料优势,使我在1973年工业局教师暑期班上的几次讨论发言,引起了小组的注意,组长从记忆力角度大大地夸奖了我。

逛书店当然也买书。可怜那时是36元月工资,前半年还拿过16.00元和30.60元的学徒期工资。买书的计划只能是,每月2元的购书花费。好在那时书很便宜,一般只有几毛钱。如《公孙龙子》0.14元,《商君书》0.24元,《诸葛亮集》0.72元,《柳河东集》2.30元,《史记》全册10.00元,《三国志》全册4.70元,而一些活页只有几分钱。(活页大概可以列为收藏品了)然而,2元的预算毕竟太少了。上海书店二楼有一个内部供应区,进入凭工作证,购书凭单位介绍信。所陈列的书多为“供批判用”。那时大家已经有此意识:供批判用一定是难得的书。于是我大着胆子向厂工会提出开介绍信个人购书。工会干部很同情我,但是说没有先例。介绍信购书只能是单位,没有开给个人的。于是请示宣传部。一位由局下放的老干部听了我的解释后说,你开的书单我们(指公家)也没有,一般我们是不开的。后来将我的请求作为一次性例外处理,竟然将介绍信开给了我。我次日兴冲冲地拿着介绍信去了内部供应处购书,将2元基本花完。购了哪些书呢?尚记得有联共(布)特委的《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明教程》,于光远、苏星的《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苏联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若干期《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等。回来,后悔了好一阵子:为何不寅吃卯粮,多向母亲要点钱?因为厂里不肯再开介绍信了!

位于山东路口的外文书店挺有趣。与今天人头攒动的场景相反,是门可罗雀。特别是二楼的内部供应处,那时经常空无一人。门口没有店招,一位老者在类似民居的木门口验看工作证放人。里面主要是词典类工具书,封底印有“内部交流”字样,不署出版单位,应该是盗版书无疑。纸质很差,价格很便宜,有时几毛钱。我逛该店的时间不多,有了几本词典之后就不去了。

与书相关的是笔墨商店中的文房四宝。这时不大的店堂中已经有书法作品陈列了。挂在墙上,标价很贵,好象一、二百元。应该是卖给境外人士的。其中两位书家的名字我还记得:郭绍虞和任政。郭体俊挺超迈,任体飘逸秀美。对我而言,福州路笔墨商店是知识溪流的终头,水流从此像渗入地下一样消失。不远处就是28路电车站,那里通向我谋生的场所。有时望着任政手书的“我以我血荐轩辕”中的“轩辕”二字连笔之美,往往是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刻。

 

2009年6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