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山的博客

 
 
 

日志

 
 

儿时的静安寺6——玩具和玩伴  

2011-10-08 16:42:33|  分类: 杂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玩具和玩伴是儿童时代的必需也是必经。

玩具,因时代不同而不同;玩伴,则因个人经历不同而不同。走向老去时,儿时的玩具和玩伴特别值得回味和怀念。

上世纪60年代后期,随着年龄的长大,玩的范围和玩伴渐渐扩大。在邻居玩伴的带领下,最后玩出了75号范围,走向东庙弄的16号,18号及愚园路81号,99号等宅子。其时,打弹子玩得最普遍。玻璃弹子,直径10多毫米,有彩色、透明和不透明三种。最后一种沪语又叫 /Ya wu de/ 现在被赋予新意——翻译成另一沪语大意为“捣糨糊”。弹子来源便宜,因输赢而经常变更其“物权”。玩法:先是提弹靠墙自由落体,弹子沿斜坡滚开。谁的弹子滚得远而又不超线,谁就获得首开弹的权利。所谓开弹,就是身子蹲地,一手掌张开,手指垂地,大拇指背做“炮架”;所谓“炮”,指另一手的四指在握,大拇指上节埋入四指内,将弹子夹在食指与拇指首关节内,瞄准目标,然后突然依靠拇指向外发力,将弹子射出。射的要求是力大与精准。力大,弹子可以远,精准,可以射中对方的弹子。当然,不用炮架也行,当目标弹比较远时,可以垂直站立射弹。记得庙弄18号中有一哥们,名字不记得了,弹子打得极好。有次,我的弹子滚入三米开外的安全位置,按例,对方应该放弃追射,重开一局。不!只见他簌地站起,大叫:别动!正如章回小说所述,说时迟,那时快!一弹从他手中以优美的弧线射出,“啪”的一声精确击中我的那颗彩色弹子。那速度、难度,恰如湖人的当家球星科比在飘移中的那记三分绝杀!现在来看,18号玩伴的那记远射,上“达人秀”秀一秀应该获得满堂彩。

文革初期,武斗盛行。既然武斗,就不用练嘴皮子,练好“身胚”就行。一时间,男生几乎没有不想练就“三角身胚”的。身子上的疙瘩状“栗子肉”一鼓,就可以吓跑对方。我的玩伴陈志伟,住愚园路庙弄隔壁81号后院一楼。他练身体很有恒心,真的练就了一身“三角身肧栗子肉”。那时打架叫“配模子”。没有人敢“配模子”惹他。“配模子”这一文革初期的上海话,后来在80年代的海派清口曲艺中听到用上海普通话说的一个段子,因为情节与词汇均有似曾相识的旧时感,故而能够大致记下:“他瞄瞄我,我瞄瞄他,大家都有点弗买账。….但是,他滴模子比我大,我滴模子比他小。也就是说,我不是他的模子。”就在当前打字间,嘴角不觉勾起,笑意盈脸。

陈志伟不仅练身形有恒心,练习字画时间也长久。先是颜字,后是欧体,再是工笔画,真是很有字画天赋。那时只有不声不响地“炖”,没有声爆如雷地“炒”。放到今天,可以作为炒料了。

志伟兄所居的愚园路81号后院有口井。打井水要有点技巧,竟然也成了玩法。有次,我打满一桶水,得意之下,抓桶向外一泼,旁边一位女生紧急起跳还是避让不及,井水湿了她的裤脚。不过,她并没有开骂,只是狠狠瞪了我一眼。我那时嘴拙,也不会开口致歉,而是尴尬一笑,算是歉意。那位女生长我一届,是解放初上海市副市长张承宗的孙女,住81号三楼,还与75号邻居毛家姑娘是同班同学,平时男女不说话,但是脸熟。

81号现在是“上海地下党斗争事迹陈列室”,也是刘长胜的故居,对外免费开放。上月,我登楼参观,整个展馆空无一人。我抚摸着楼梯栏杆,那熟悉而陌生的铁艺与木面扶手,勾起儿时的无限追忆。却是: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2011-10-8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