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山的博客

 
 
 

日志

 
 

重游白鹤镇  

2014-06-15 15:59:08|  分类: 杂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的四月四日,独自钻进了白鹤镇的青龙寺和旧青浦,那些几乎“雁飞不到的去处”,回来写了游记《旧青浦寻古探幽》。

两周前,好友翁君缪仁来电,说找到了隐藏于郊区的一处上海发源地。待他兴致勃勃地讲完,不禁大笑。心想,年轻人都想着逛陆家嘴、新天地、淮海路及其它繁华新地标,怎么还有痴者如我,一心想着寻找那些“破旧”地方?知我者,翁君也。于是,再约好王君海山,择时重游。

线路由翁君策划。他事先功课做得极好,不但案头上用了功,还去实地作了踩点。细致如作战参谋。比如:渡轮几点开,步行多少时,公交在哪里,一一周全。自然,自然景点增加了不少。

昨天是612。上午10:30,三人聚会于11号地铁的光明路站,那是昆山市花桥镇,房地产建设热火朝天,着正装的售楼人士随处可见。翁君向站街售楼小姐嘀咕了几句,小姐业务真是多元化,电话一打,一辆车便缓缓驶来。翁君说,去晶彩。两三分钟便到了。晶彩是一处公寓的物业,对面是花桥法庭。奇怪,花桥与白鹤分界以小河为线,晶彩应该在花桥一边才是。可是晶彩物业却独自在青浦白鹤镇的领地。猛然想起以前的教科书上说过,秦汉以来地方分界一般借自然山川为线,但是也有犬牙交错划界的习惯,意在遏制地方势力。将中、美政区图比较一下就能明白。又如崇明岛,在自然形势上应该是独立单元,但是岛上有启东和海门的领地。重游白鹤镇 - 乐山 - 乐山的博客

        过了云桥路末端小河上的水泥桥,便是大片白鹤镇新江村的农田。站在桥中向两岸一看,恍若相隔30年的两个世界。北岸,别墅座座,高楼簇簇;南岸,瓜棚茵茵,农舍隐隐。如果用七、八十年代的政治术语调侃:那边是腐朽的资本主义,这边是新兴的社会主义。今日之旅的第一个感受,就此产生。

沿着古新路婉转南行,右转左折,来到了简陋陈旧的吴淞江新江村渡口。原来要等多时的渡船,却要开船了。渡客除了我们三人,还有一位当地人。到了对岸,发现当地人是收取快递的。快递员坐在电动车上等,向我们笑说道,“每一送件赚3元,过河一来一回,要付船费,当然是货主过河来”。小国寡民之地,“船期”都可以通融。一个感慨闪过。

过河即是白鹤镇的3路公交起点站。这个地方真是偏而困:北面是吴淞江,渡船间隔约一小时;其它三个方向,除了几米宽的村道,没路!多亏了这条3路公交,不然,此地越加闭塞。可是3路车要50分钟一班,刚开走。还好有绿树林可以遮阳。林中有好些鸡在扒食,洗泥沙澡,追逐,扑棱翅膀。一片鸡乐图。没有做过太守的我,居然学起欧阳永叔,见众鸡之乐而不禁“乐其乐”了起来。

3路车来了,不过离开车还有好一段时间。司机师傅调转车头停下,我们上车。师傅一面拿出饭盒吃饭,一面和我们聊天。他五十出头,很健谈。白鹤镇是“沪剧之镇”,作为本地人的他,自我介绍沪剧唱得煞好。王盘声与他两人曾经喝酒入

重游白鹤镇 - 乐山 - 乐山的博客醉,其他沪剧名家与他皆有交往。因为田地利益关系,他婉拒进上海专业沪剧社团的机会。“年轻人对沪剧热衷吗?”我们问。“谁看?”他反问。

师傅还是一位美食家,指着小树林对我们说,以前这些地方有野鸽子。用河蚌肉炖汤后,舍去蚌肉,放入野鸽肉与鲜猪肉再炖,“啊呀,鲜得来”!“现在呢?”我们问到。“现在野鸽子没有了,都被他们外地人捉光了”,说到此,一脸惋惜。随即,又指向小树林说,现在林中还有野猪,估计是“一对夫妻”。上海郊区还有野猪?这不能不使我惊奇,也增加了对新江村的美感。
说话间,不觉开车时间已到。半途上来一位中年农妇,头上戴着土布兜帽,那形象,在三、四十年前的社会主义田头宣传画中见过。农妇与师傅很熟,向我们介绍说,师傅沪剧唱得好唻。师傅则与她拉了几句家常——真是熟人社会啊。

终点站是青龙寺。告别了师傅,先在寺外用了午餐,随即进得山门。黄墙之外,是利益交换市场,渗透着计算。而黄墙之内,游人只是我们仨。鸟语声声,麻雀喳喳,一阵浓香袭来,追寻到的是一大簇栀子花正在怒放。登台远望,闹市建筑只在远方一角;绿色一片,只在眼前。此时,真是心旷神怡,万虑齐除,甚至对落下的斑斑鸟屎也感觉到丝丝禅意。个中味道,真不可言说,这大概就是“悟”的特点吧?

       出寺,乘三路车到旧青浦站下。我做起了导游,熟门熟路地带领二人进入了古老的石板老街。老街一如两月前,冷冷清清,毫无生气,如同北宋庆历年间铺就的石板一样沉默无语。

       来到那座被遗弃的老宅,发现里面多了一个大包袱,估计是哪个街坊邻居存放的。货主肯定认为,反正这里很闭塞,外贼不光顾。当然,也不会是值钱的东西。门墙上,多了一块簇新的门牌。老门牌是:陈岳村□□□号,新门牌号是:塘湾村□□□号。宅子已经废弃,法律上依旧登记在册,故而村里各屋更新门牌,废弃宅子也换。门牌变了,行政村划变了,世故进一步变了,主人大概都不知道。重游白鹤镇 - 乐山 - 乐山的博客

         就近向理发店和杂货店老板打听老宅的故事。他们说,老宅以前住着富户人家。主人是当地比较有名的郎中,乡中名闻遐迩,即屋中墙上照片中的老者,边上是其儿子。逝者如斯夫!社会的变迁,人事的变动中,老者与其儿子先后逝去,只留下女儿弃下老宅,不知去向。算算年龄,女儿也应是古稀以上的老妇了。想来必定是老妇的儿孙不愿继续住在老家,返修房屋也租不出好价钱,不若任其破败。而外地住户可能占当地居民三分之二强,旧有社区文化破损瓦解,熟人社会分崩离析,没有信得过的街坊邻居可以交代,故而“不知去向”。 这可能是最合理的解释。

       到了新四军标语遗址前,翁、王二君端详许久,怎么都不信字迹是完全的原迹。两月之前,我也有相同的疑惑。王君说,近七十年的风风雨雨,不要说字迹,就是字迹依附的土地庙也要倒塌啊。问当地人,证实了此一猜测。原来,土地庙修葺过,字迹也描补过。修旧如旧,原来如此!

       出得村子,来到纪鹤公路等车。适逢一老者骑车停下看公交车牌。大家都不急,于是与老者聊了起来。老者按照今天标准不老:只有六十五岁,其一;其二,身体很健。他说,家住浦东,经常骑着这辆锂电池电动车周游郊县,进村入巷,访故探幽。电池续航有限,他就参照电量表,交替驱动多级飞轮,完成一天的旅行。看他身着记者马甲,那上上下下的口袋,揣想一定是放了很多零碎,什么相机、镜头、电池、储存卡、钢笔、小刀片、证件、零钱等。他说,现在走得动,多走走。闲来看看照片,乐在其中。

       哎呀、呀、呀!先前还认为我们三人是“朝后看”的痴者,想不到,还有比我们更痴的人!

2014613

  评论这张
 
阅读(20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