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山的博客

 
 
 

日志

 
 

游“天一阁”遐想  

2015-02-19 15:55:04|  分类: 杂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212,去了宁波。办完“公差”,次日宁波自助一日游计划中有南塘老街一项,却没有想到天一阁。当地朋友告诉我,天一阁是应该去的。于是一大早去了天一阁。是日,阳光灿烂,一片春意。8:20分到,距开门时候竟然还有十分钟。大概是离春节只有一周时间的缘故,人们忙着过年,游人极少。四望,算上我,就两人。

    天一阁位于月湖西岸。有关资料介绍说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私人藏书楼”。此话有点毛病,但又不大好改,须得解释:“最古老的私人藏书楼”是“曾经”,而不是“现存”。珍贵的图书早已移向它处,留下的,只是“古老私人藏书楼”的一群建筑物“外壳”而已。藏书楼的灵魂出窍已半,现在的定位功能则是旅游和文化普及的博物馆。游“天一阁”遐想 - 乐山 - 乐山的博客

         从南方园林的典型布局而言,天一阁确是好地方。楼台亭阁,厅堂故居,书库画馆,假山台榭,四季花木,池鱼树鸟,不一而足。无论静观动观,极有情味。如静观,坐于明池边亭,或执书一卷细读,或四下听取自然,无不放慢时钟频率,有延年益寿之效。如动观,则沿径漫步,看着前面是一堵墙,似乎“山重水复疑无路”,近前突然折处呈现幽门一孔,门外“柳暗花明又一村”,别是一番新天地,富有哲理启迪。

天一阁的原始主人,是明朝嘉靖年间的范钦。从网上《维基百科》《鄞县志》,可见这位范老先生的生平大概:嘉靖十一年(1532年,时年26岁)进士。然后“知随州”;“升工部员外郎”;“出知袁州”;“稍迁按察副使,备兵九江”;“升广西参政,分守桂平”;“转福建按察使”;“进云南右布政”;“起补河南,升副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诸郡”。其间历经京官和地方官,仕途颇为波折。曾“下狱杖之阙下”,数次平定盗贼中又免不了风险。最后“升兵部右侍郎。见政府益恣横,或有所波累,未上遽乞归”。“未上遽乞归”五字很值得研究。“上”即上任,接前文,应该是“兵部右侍郎”一职,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副部长。然而范钦却立即(遽)“乞归”(退休)。个中原因不知,或者是“顿悟”,或者是早在人生计划之中。“乞归”于哪一年,也是未知。但既然是“乞归”,肯定尚未到达退休年龄。从此后的“建祖祠,置祀产,恤亲族,训宗学”来看,这些都是卸任后所为,工作量不小,非年老体质所能为。那么“归”的大致猜想时间应该是壮年的五十岁左右。太年轻,吃的苦头不够,没法觉悟于险恶的官场。觉悟越深,择地越偏。范钦 “居月湖深处,舍径窅曲,林木翳然,不知在城市中”。与现在的市中心的月湖相比,真是不一样啊!

范钦的祖上范仲淹曾将士大夫的正道分为两类:“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一言以蔽之,无非是忠君与爱民。但是范钦却寻到了第三条路:藏书。“明焦竑笔乘四云,蜀相毋公,蒲津人,先为布衣,尝从人借文选、初学记,多有难色。公叹曰,恨余贫不能力致,他日稍达,愿刻板印之,庶及天下学者。后公果显于蜀,乃曰,今可以训(按酬也)夙愿矣。因命工日夜雕版,印成二书,复雕九经、诸史,两蜀文字由此大兴。叶德辉氏评论说,积金不如积书,积书不如积德,是固然矣。今有一事,积书与积德皆兼之,而又与积金无异,则刻书是也。”(转引自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史尚宽《债法总论》张谷、葛云松代总序)在叶德辉笔下,价值升序比是积金,积书与刻书。但是积书积到了天一阁这样的规模与影响,同样功德无量。这个升序应该变动一下。

值得一提的是,宁波地区的其他藏书者,不时将自己的毕生藏书送进天一阁,五、六十年代还不乏其人。一是将这一行为看成是爱国之举,二是深深地信赖新政府的藏书能力,拳拳之心可嘉。

游“天一阁”遐想 - 乐山 - 乐山的博客藏书在中国古代有官藏和私藏两种,有风险防范的互补作用。但在印刷媒介不发达的古代,都避不开固有的利与弊。利,可以统一保护;弊,也是利的另一面,就如同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太大。所谓中国七大藏书楼,文渊阁文源阁、文津阁、文溯阁、文汇阁、文宗阁、文澜阁,其中有的摧毁于英法联军;有的焚毁于大火;有的自然倒毁,部分藏书散失。凡此种种,足以让人捶胸顿足。其中位于江苏省镇江市金山寺的文宗阁,江都县的文汇阁,分别于咸丰三年和四年毁于长毛作乱,而现在有些资料在讲到藏书楼时,还习惯地将之称为太平天国农民起义。

比之文化大革命,太平天国对于传统汉文化的摧残,真是小巫见大巫。观游天一阁时,顺便问了天一阁的工作人员,文革中是否受损?这位操着宁波普通话的中年工作人员告诉我,哪能幸免啊!说完,还补上一个意味深长的话题:文革,浩劫啊。……

诚然。谁之罪?

 

2015219

  评论这张
 
阅读(8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