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山的博客

 
 
 

日志

 
 

民事主体能有权力吗?  

2016-08-12 10:34:57|  分类: 哲学和法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事主体能有权力吗?不但法律初学者说没有,就是经过数年的专业法律学习者也会说没有。他们会告诉你,民事主体只有与义务相对应的权利。而论及权力,他们还会进一步告诉你,那是支配权,只有国家机关才拥有,比如,行政机关。我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

近来认真阅读了陈忠诚先生选编的《法律英语阅读?民法》(法律出版社2003年6月版),陈先生在前言中特别说明,书中所选文章是原汁原味,均选自英文原著,以有助于读者了解相关国家的法律规定。书中所引原文在论述民事主体权利时,比如第一课Persons中,都是用right。这没有问题,因尽在我们所谓的常识中。但是在Juristic Person一文里,有这样一段文字:For its shares,which are issued with varying rights as to dividends, voting power, and degreesof risk.(见附图)陈老先生,作为已故法律英语大家,将之译为:“股票发行时可对股息、投票权和风险大小等方面规定不同的权利。”原文varying rights,as to后面有三项:dividends(股息), voting power(投票权), and degrees of risk(风险等级)。其中的“投票权”之权究竟是“权利”还是“权力”?以我们所习惯的中国民商法理解,当然是权利。然而原文用词却是power,一般译为权力没有歧义。那么,仅就单词而言,power与right之间的不相容(可能是相容的,详后)一面如何解释?先理解一下varyingrights 与后面dividends, voting power, and degrees of risk之间的关系。关系体现在as to词组上。《新英汉词典》(1978年版)用法解释甚少,是“至于”和“关于”。《英汉大词典》(1993年版)增加了“按照”的义项。不过,三个义项之间的意思还是有一致的地方:关联。张道真的《现代英语用法词典》(1983年版)更是将此用法作了详解。由此,上述文句可以归入“跟在名词后面”用法一条上,亦即:as to带领 dividends, voting power, and degreesof risk 三项跟在varying rights后面。意思是:与股息、投票权、风险相关的rights.由此分析,陈先生的译句在逻辑上是对的。不过细想,还是没有完全解决疑问:dividends和degrees of risk作为right一类没有问题;但voting power明明写的是权力(power),怎么能放在权利(right)里面呢?陈先生肯定知道这个问题,但是限于篇幅无法展开,只能以“不同的权利”一词了结。陈忠诚老先生是忠诚于学术的,他遗留而不是掩盖了问题。如果换一个滑头,可能遣词为“不同之权”。此“权”究竟是“权力”还是“权利”,你不在当面,就问不到他(她)了。

本人揣想:至少在民商法上,民事主体的权力现在看来肯定存在的了。但是这方面的权力和权利之间的区别和关联究竟怎样还是不明白。比如:中国的《公司法》第99条明确规定:“股东大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依照本法行使职权。”这里的“职权”,当然也就是“依照职位而有的权力”。如果仅就体现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职权的第38条而言,列有11项职权(力),如果每项理解为权利而不是权力似乎更通顺,与现有周边法律法理更和谐。股东会的“权力”何在?好像仅仅停留在第99条两个字的字面上。并且,以此为例说明中国大陆的民事主体具有权力,除了这条以外,还没有看到有另外的第二条。就此而言,应该算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然而,《公司法》第99条既言“股东大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那就可能有进一步的解释性突破:股东会的构成分子——股东,应该也有权力而不仅仅是“权利”。因为追问股东会的权力来源,尽管有“法定”这一因素,但是法定须得结合于“意定”,如果没有当事人授权的“意思表示”,这个法定就不是民法了。正是股东会源于“他人”的授权(力),于是才有了继受的“权力”。而这个“他人”,授权之前必须也有自己的权(力)。如此展开之问,原来民商法上的“权利”就被“股东大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一句话搞乱了。

其实,无论公司法第38条所列举的股东会职权,还是voting后面是power还是right,在中国人眼里,实质上都是权利而不是真正的权力。由此想起了许多年前有次听清华法学院崔教授讲课,涉及关于合同法立法讨论中的一些轶事。崔老师说,曾有专家提出,像顾客吃完饭不付饭钱这种情况,店方能否依照私力不让客户走?最后讨论结果是,民事交易主体不能给予这样的权li。现在看来,如果给了,无疑,具有支配力性质而成为权力而不是权利。在美国,私闯民宅而能合法开枪,与其解释成权利而不如解释成权力更为合理。当然,我国刑法中的正当防卫,一律表述为权利。可能在英美法中,民事主体的权力理论可能是系统的。无论从很有影响力的政治学经典著作看,还是从宪政体制框架下看,“民”不但有权利,还有权力。何以见得?手头有一本《法律英语随身查小词典》,其中英汉部分power of项下可以构成好些民法术语,中译是xx之权(力)。如:power of agency(代理权),power of disposition(处分权), power of sale(出售权),power of revocation(撤销权),power of representation(代表权)等等。而在汉英部分,则全是right of xx。这可以理解,汉英部分词汇更多时用于将国内法译成英文。

民事主体的权力和权利之区分,在中国大陆法上究竟有怎样的系统区别,至少对本人来说,还是一团雾水。


《法律英语阅读?民法》Juristic Person一课附图

民事主体能有权力吗? - 乐山 - 乐山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